查看更多

左耳

【夏目友人帐结局】你看哭了么?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并不是官方的结局,但是故事总会结束的,不是么?

*失去现身能力的猫咪老师*

斑在夏目二十岁的时候失去了变成‘形体’的能力。虽然还能变成招财猫的样子,但人类却是看不见了。当藤原夫妇问猫咪去哪里了的时候,夏目只是笑着说不知道,大概它回归森林去了吧。每次他这么说完,都会被猫咪老师狠狠地咬上一口。 那时候夏目总有一种担忧,他怕自己突然失去了能看见妖怪的能力,再也看不见猫先生,不能和它斗嘴,不能狠狠的将拳头砸在它的脑袋上。 

猫咪老师似乎是猜想到了夏目心里在想些什么,蔑视的扫了夏目一眼,用着鼻音阴阳怪气的说看不见不是更好吗,我可以带走友人账,你也可以过着平凡人的生活。

夏目没有接话,而是看着那只坐在垫子上一副高傲样子的招财猫。浅色的双瞳里泛着温柔的色泽,嘴角微微上扬,夏目轻轻的笑了。

猫咪老师,要是我以后再也看不见你了,怎么办?

*再也看不见妖怪的夏目*

夏目贵志二十三岁的时候,友人账里的名字全都归还给了妖怪。扁扁的账簿放在手里很轻,除了封底和封面以外没有其他的纸张。不知道为何,心中突然浮现出了复杂的情绪。他放下友人账,对着那绿色的封面发愣,感叹的道一切可能就这么结束了。

当他叹气的时候,猫咪老师突然蹦出来狠狠的撞了下他的后脑勺。夏目转身回给了猫老师一拳吼道这样很痛啊,猫咪老师。而对方则破天荒的没有大叫,用着那张充满喜感的猫脸正经的说,笨蛋夏目,你还能看见妖怪,就不算结束。

夏目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低头看着猫老师,轻轻的应了一句,啊,是啊。然后他无视对方的挣扎,将猫老师抱在了怀中。夏目说,虽然没了友人账,但猫老师还在身边啊。听到这句,斑停止了挣扎,乖乖的被夏目抱着。

笨蛋夏目。斑轻声的骂。

虽然没了友人帐,但是猫老师你还在我身边啊。

有一些事,你不想让它发生,而它偏偏会发生。 那年夏目贵志二十四岁,当他醒来的时候还没察觉到有什么变化,等他吃完早饭打算出门上班时却发现猫老师不见了猫影。他歪头想了想,可能是猫老师昨夜又出去喝酒导致今日没有回来吧。于是他便如往常一样的去上班,没有多想些什么。

等到了他回到了家,推开自己的房门,却没见到猫老师醉醺醺躺在地板上的样子。房内很安静,东西也都整整齐齐的放过,干净的让夏目有些发慌。

他走进房间合上门,唤了一句猫先生。良久,都无人回应。于是他提高了嗓子又叫了声,还是没有回应。夏目发觉,可能有些严重的事发生了。

而斑其实就在房内,老老实实的坐在他专用的垫子上。但夏目却像是看不见自己似的,东翻西找,嘴里还唤着自己的名字。斑轻轻的叹了口气,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

夏目起身离开了房间,一路奔向森林,而他兜兜转转了好长段时间,直至太阳落了西山,也没看见一点妖怪的身影。

他突然明白了,是他自己能看见妖怪的能力消失了。

夏目并不知道猫老师是否还在家中,而他却依旧将猫老师用的饭碗放在了自己的房间内,每日晚上都会把好吃的东西放进去。到了双休日则将猫老师喜欢吃的那家甜点店的馒头放在饭碗里面。

斑呆在旁边看着夏目的所作所为,微微眯起了眼。明明已经失去了能力的夏目,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他记得夏目还是少年的时候希望自己失去能力,而现在,却为什么一脸孤单的样子。

想着想着,斑走进饭碗,低头啃起了馒头。夏目蹲在饭碗旁边,看着馒头神奇的慢慢变小直至没有。心中浮现出了雀跃,他伸出手,想抚摸猫先生,但却因为看不见显得这个动作十分古怪。

猫先生抬起头,看见夏目骨关节突出的手指,和那微微泛出了水色的浅色双瞳。它抬高了头,想蹭蹭夏目离自己还有段距离的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灵体一般穿透了过去。夏目消失的不仅仅是看见妖怪的能力,就连触碰到妖怪的能力也失去了。所以他现在只是个普通人,再也不会和妖怪有何牵连。

夏目微微的张开嘴,声音有些颤抖,又唤了一声猫先生。

斑变回了原型,将头靠近夏目的身躯,轻轻的应道:“我在,夏目。”语调温柔得让人感到伤心。

而夏目却听不见那温柔的语调,连同斑的气息也感受不到。

我在,夏目。

*走进人生另一阶段的夏目*

夏目贵志二十五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温柔的女子,两人也就顺其自然的相恋,然后商讨婚事。一年的时间不长不短,但却改变了很多。比如说当初因为看不见妖怪,夏目低迷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如今却恢复了,且他能和人类更加自然的交往。

唯一没改变的,是一些习惯。夏目还是习惯把猫先生用的饭碗放在自己的房内,早上会放简单的早餐进去,晚上则放猫老师喜欢的食物。每日等那些食物不见了以后,便仔仔细细的清洗一遍,如同往日一般。

而猫老师也不曾离去,一直都呆在夏目的家中。有时候会出去和妖怪们喝喝酒,隔日清晨带着满身的酒气回去。

有时候它习惯性的敲敲窗户,发出响声,夏目这时候便会过来打开窗户。猫老师也不清楚夏目是否知道是自己,心里还骂道万一是其他妖怪呢,但每当他看见夏目浅色的眸子望着自己坐着的垫子,那些牢骚就慢慢消失了。

不论是少年还是青年,夏目都是个理想化的笨蛋。猫老师心里想着,然后‘呼呼’的睡着了。

隔日中午猫老师才醒来,那时候夏目早已出门,它走到饭碗前,将鲷鱼烧吃完,用爪子擦了擦嘴巴。想着夏目应该去和那女子准备婚事了吧,没想到自己竟然能看到夏目结婚。

这时候窗子突然被打开,一泛着粉色银光的蝴蝶随着风翩然入内,渐渐化为一成熟女子的身影。猫老师抬起头,眯着眼,道:“呦,是红峰啊。”

红峰掩着嘴轻笑,说:“不论什么时候看见斑大人你这副样子都觉得好可怜,呵呵呵呵呵……”

“你特意过来难道就是来说废话的吗?”猫老师不以为然的继续舔爪子洗脸,心想着鲷鱼烧的味道真是不错。

“夏目看不见妖怪这件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哦,斑大人。”红峰席地而坐,含笑看着斑,继续道:“小狐狸啊其他的那些妖怪们都很伤心呢……”

猫老师放下爪子,看着红峰说:“别废话,直接说正题。”

“友人账上的名字已经全部归还,现在不过是个垃圾。夏目贵志也失去了能力……”红峰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斑大人你还打算陪着这个人类吗?”

猫老师没有出声,红峰也无法从那张古怪的招财猫脸上发觉什么,过了许久,红峰又道:“今日您就随我回去吧,斑大人。”

“不。”猫老师突然出声,答案让红峰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却听见猫老师说道:“我曾经就和你说过了,我在等那个时候的到来。人类的时间如此短暂,而妖怪的寿命很漫长,我全当是个消遣?

红峰听完猫老师的解释缓缓舒展了眉头,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她说:“斑大人,你这可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其实你对人类动了感情了吧?”红峰这样问,却没听见猫老师回答些什么,也不像以前一样怒吼反驳。红峰轻叹一声,说:“等你结束了以后就回来吧,大家会等你的。”语音一落,她便化为蝴蝶飞去。

我在等那个时候的到来

*夏目儿子出生,猫咪老师离开了*

夏目贵志是在二十七岁的时候拥有了自己的孩子。

猫老师好奇的去看了看那在柔弱的生命,小小的孩子被毯子等东西包裹得紧紧的,像是害怕有一丝凉风会吹到孩子似的。

婴儿的眼睛只能睁开一点,瞳孔空荡荡的,应该还看不见什么东西。猫老师趴在婴儿旁边,摇着小圆尾巴,觉得这个婴儿非常好玩,瞧那淡色的头发和浅色的眼睛,简直就和夏目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这时候夏目贵志推门而入,走到婴儿床边,伸出手摸了摸婴儿皱皱的额头,轻声说:“猫老师,他的名字叫做夏目森,森林的森,是个男孩子。”

猫老师抬头,发现少年的视线是落在婴儿的身上,没有望向自己。它从夏目那浅色的双瞳之中看见了温柔与幸福的光芒,衬得那双眸子特别漂亮。

猫老师眯起眼,突然觉得,这个孩子改变了很多。

不需要再因为看见妖怪的原因向着人们撒谎,可以自然的与人们交往融入人类的世界里,如今更是有着温柔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已经不再是那个浅色眸子中时常流露出寂寞和愧意的少年。

那些往日的画面如同流水一般在斑的脑海中淌过,每一个画面都是夏目的样子。刚见着时流露出坚强和寂寞的夏目;在温柔中渐渐柔和了的夏目;看见自己受伤惊慌的夏目;脸上洋溢着幸福微笑的夏目……

以及,看不见自己的夏目。

老师慢慢合上眼,轻叹一声,或许真如红峰所说,它该走了。

或许我该走了

猫老师走的那天清晨,它按照习惯吃完了饭碗里的早餐,然后想着该留下一点什么,便跑到院子里随便摘了朵野花放在了饭碗内。

走的时候,它环顾了一下房间,摆设没有什么改变,依旧是那么干净利落,让人察觉不到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它将眼神收回,打开窗户,化为原型朝着森林的方向离去。

等到夏目到房间里打算拿饭碗洗干净的时候,他看见了那朵小小白白的花。他拿起花,细细的花茎,在阳光下半透明的花瓣使得这花看起来格外漂亮。

拿着花的手不自觉的收紧,泪水落在了那洁白的花瓣上。

如同朝露。

猫老师,你终究还是走了。

*回到森林的斑*

回到森林的日子很自由散漫,唯一要忙活的便是填饱自己的肚子。每当斑抓住食物的时候,脑海里总是出现以前夏目阻止自己开杀戒的样子。当这画面一出现,斑会闭上眼,然后再睁开,将食物吞下。 到了晚上,它会回到当初封印自己的地方,趴在小小且破烂的祭坛旁边睡觉。粗糙的土地总是让它感觉到不舒服,于是它变回招财猫的样子,钻进曾经封印它的木屋里睡去。

大概是习惯了居住在人类的家中,早上起来的时候猫老师只是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不舒服。这时候毒舌的丙来了,嘲笑的说:“呦,斑,怎么了?被人类饲养了以后就成为家禽不适应野外的生活了吗?”

猫老师变回原型,干净利落的一爪子狠狠的拍在了丙的身上,再赠送了白眼一对,说:“你特意过来被我吃的吗?”

丙慢慢的站起身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说:“斑你终究还是回来了。啊~可惜了,那么像玲子的孩子……竟然看不见妖怪了。我少了很多乐趣。”

斑‘切’了一声,转身寻找早餐去了,也懒得去理丙。

丙抽了口烟,对着斑的背影喊道:“你不该回来的,斑。陪夏目走到最后,也好过到最后去看他。你这是自己找虐啊。”

斑像是没有听见似的,身影消失在了树木之中。丙‘啧’了一声,想这家伙的性子还是这么别扭。

我该陪他走到最后的

*猫咪老师找回夏目*

在夏目贵志四十七岁的时候,儿子夏目森打算去大城市读书打拼。少了儿子总觉得自己空闲了,便想着给自己找些事情做。

比如说向藤原婶婶讨教一下如何做出好吃的馒头和鲷鱼烧,然后做出一大堆导致家里吃也吃不掉,这时他便想起了那只总是吃不饱的肥猫。

有时候他还会和藤原叔叔小饮几杯,帮藤原婶婶敲敲背,帮着老人家做家务。

藤原夫妇一生都没有自己的孩子,就把夏目贵志当做了亲生儿子般对待。夏目对于他们的感情更是不言而喻的深厚。他想,这样的生活便是真正的幸福。

有时候所谓的幸福就是一件件平凡的小事

在夏目贵志五十三岁的时候,藤原夫妇去世了。藤原夫妇在生前十分相爱,就连逝去也是在同一日。夏目跪在藤原夫妇的墓碑前,合上双眼,长长的睫毛泛着水色。

因为藤原夫妇的逝去,夏目森回到了乡下。并且带着已经五岁了的孙子和他温柔的妻子。喜悦和悲伤同时浮上夏目的心湖,纠缠在一起,分不清是甜是酸。

夏目想起猫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人类的一生很短暂,却总是喜欢给自己增加牵绊。

人类的一生很短暂,却总是喜欢给自己增加牵绊

在夏目贵志五十八岁的时候带着回乡探望自己的孙子走在乡间小道中,现在正是春季,小道两旁都是苍绿色的树木。风吹过,小小的孙子听着那些叶子哗哗作响的声音感觉很好玩,便扯着自己要走进森林里。 夏目没有办法,只能顺着自己的孙子。当他牵着孙子走进森林内,走过被细散的阳光洒满的土地,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小小的祭坛是房子的形状,房子外有根绳子,中心断了开来。房子的那扇小门打开着,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夏目贵志走过去,带着怀念的眼神望着那破旧的小房子。孙子见着自己爷爷的表情,拉着爷爷的衣袖问这是什么。

夏目贵志摸了摸孙子的头,说,这是我以前好友的住处,不知道他还在吗。

孙子没有了解到他在说些什么,只是兴奋的说好神奇,这么小的房子也能住人吗。夏目贵志听到以后笑了笑,没有接话,于是孙子继续说,既然是好朋友,为什么没有见过他来家里玩呢?

夏目回答道,因为他回到了自己家中。说完,夏目便牵起孙子的手,转身离开了森林。

斑躺在小房子旁边的空地上,白色的身躯被那些透过树叶浅绿色的阳光笼着,望着那渐渐离去的身影。

然后它慢慢的低下头,落下一声叹息,说,我在,夏目。

我在,夏目。

*老年的夏目贵志*

在夏目贵志七十岁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太乐观,却没有去医院。结果有一日他晕倒在家内,当他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一片苍白。他吃力的转头去看家人,看见的是在灯光下闪烁着光泽的泪水。 他从那泪水中了解到了,自己已经快要走到人类的期限。

夏目对家人说他要回去,反正在医院里也治不好。

当夏目躺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时,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周围的空气,一切是如此熟悉,在这死去未尝不是幸福。

我快要走到人类的极限了

夏目贵志七十岁的大多数日子都是在床上度过,偶尔下床活动,但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吃力。那是一只棕色的狐狸,看着它的体型是成年的狐狸,毛色很漂亮,在月光下散发着光芒,似乎这只狐狸是踏着月色而来。

狐狸灵活的跃上夏目的床,爬在夏目的身边,将头枕在了夏目的手上。夏目看见那毛茸茸的小家伙,抽出手,慢慢的抚摸着狐狸的头,对方也像是很舒服似的,眯起了眼睛。

过了会儿,夏目觉得有点累,便放下手。这时他看见了狐狸失望的眼神,他说:“对不起,我实在是没力气了。”语音刚落,他便看见那狐狸双瞳中流下了眼泪。夏目看着狐狸的双眼,感觉很熟悉,轻声问:“小狐狸……是吗?”

狐狸的回答是垂下头舔了舔夏目满是皱纹的手,泪珠带着温度一颗一颗落在了夏目的手上,像是在回答夏目的疑问。

“啊……长大了呢,长得很漂亮呢,小狐狸。”夏目说着,声音越来越轻,渐渐的睡着了。

狐狸则是安静的蜷缩在夏目身旁,陪着夏目进入了梦乡。

长大了啊,小狐狸,长得很漂亮呢。

隔日早上,狐狸早早的从窗户离开了房间,朝着森林的方向奔去,然后他停步在那个白色巨大的身影前。

斑睁开眼,金色的瞳孔看着在自己面前化为人形的狐狸,从那外貌气质上,它基本猜到应该是那只小狐狸。它刚想开口说你是来被我吃的吗,却听见小狐狸略带泣音的说。

“斑大人,去看看夏目大人吧。夏目大人……他……”

还没等到小狐狸说完,斑的身影一闪,消失在了森林的上空之中。狐狸望着天,泪水止不住似的涌出了眼眶。

斑讨厌人类。那种柔弱无用自以为是,还肆意破坏森林。但它在和人类居住了以后,又觉得人类在某方面还是挺可爱的,比如说能做出好吃的甜点,制出柔软的垫子。

虽然如此,它心里还是想和人类保持距离,千万不要产生了感情。因为人类的寿命是如此短暂,仿佛它一觉醒来,那人便已逝去。

就像……他眼前的这个傻瓜。

你这个……小傻瓜

躺在床上的夏目贵志已经不是自己记忆里那个俊秀的青年了,而是个满脸皱纹,从神色来看便知已快步入黄泉的老人。

斑化为招财猫的形状,坐在夏目的身侧,仔细的看着对方。脸部轮廓和五官线条还是没有变化,那曾经白皙的肌肤却已经布满了皱纹和色斑,处处都透露出了老年人类的脆弱无助。

眼前的人就是夏目贵志,不是他人,就是那个打破自己封印有着清秀容貌的少年。岁月没有在斑的身上改变丝毫,却无情的在夏目贵志的脸上划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痕。像是在提醒自己,已经过去了许多年。

斑缓缓闭上眼睛,想起了自己以前对夏目说的话,要陪他到最后一刻的到来。

那么,就让它以这个理由留下来吧

*夏目与猫咪老师的最后时光*

我要留下来陪他走到最后一刻

第一天

斑坐在自己以前专用的垫子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垫子还在,而且洗得干干净净的,像是在等它回来。

它抬头,看见夏目的儿子扶起他,吞下了一大把的药片,夏目轻轻咳嗽着,像是被水呛到了气管,夏目森则拍着老人的背,替老人顺气。

我知道,你在等我回来

第二天

夏目贵志像是因为药效的关系,身体有点变好,起床的次数也增加了。

斑看着夏目慢慢的从床上坐起身子,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他抬头,用着那已经浑浊了的浅色眸子看着蔚蓝的天。

像是在等着谁的身影从天际划过。

我在等待你的影子从天际划过...

第三天

夏目贵志真是个不消停且固执的老人,他不听家人的劝告,不要家人帮助,自己从橱柜里拿出了那个有点破旧的饭碗放在水龙头下清洗。

然后他从冰箱里拿出许多材料,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做出了三个馒头,馅料是斑最喜欢吃的。然后夏目将馒头放在了饭碗里,颤颤巍巍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饭碗慢慢的放在垫子旁。

斑看着那饭碗内的馒头,再看看倒在床上面露疲惫的夏目,突然感觉有一种情绪涌上心头。

世人将其称之为悲伤。

猫老师,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想为你做顿好吃的

第四天

夏目贵志从抽屉里拿出了那本绿色的友人账,独自一个人对着那没有内页的账簿发呆。

斑坐在夏目的旁边,看着友人账,想着如果不是这本东西,它应该不会与夏目一起度过很多岁月,也不过有这么多的牵挂。

斑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说:“夏目,我们都是思念过去的老人啊。”

猫老师,我好怀念过去

第五天

不知为何,夏目贵志的身体突然恶化。明明前几日还有力气去做馒头的他,今日却躺在床上无法动弹,肌肤上泛着灰色,这种色彩让斑有点慌张。而他却看见夏目的嘴角微微上扬,皱皱的皮肤和发黄的牙齿构成了一不怎么漂亮的笑容。

这让斑忆起了年少时的夏目。少年微微上扬嘴角形成了完美的弧度,浅色的眸子和白皙的肌肤衬得那微笑是如此的漂亮。斑能从那个微笑中读到‘幸福’。

而如今它望着年老的夏目,从那个不漂亮的笑容中,读到了‘怀念’。

猫老师,和你一起走过的那些路你还记得吗?

第六天

夏目贵志的身体已经虚弱的无法想象,医生过来看了一下,对着家人说了一句节哀,便离去。

夏目的家人守在床边,他的妻子媳妇和孙子早就哭得无法出声,儿子则冷静的为老人擦拭着脸,拿着毛巾的手微微颤抖着。

老人缓缓睁开双眼,环顾了四周,像是在找什么似的。许久老人低声说道:“猫老师,你说过……要陪我等到最后一刻的到来……你,在吧。”那是一句肯定句,里面包含了信任。

斑跃到床上,靠近夏目,坐在了他的身侧,垂头说:“我在,夏目。”它不知道夏目是否能够听见它的回答,也不知道临死的夏目是不是又看见了它,它只是想回答他,然后它看见了夏目充满了幸福的微笑,浅色眸子中的浑浊渐渐消失,露出了原本的清澈。

它听见夏目轻声道:“你在啊,猫老师。”

斑微微睁大了双眼,惊讶的看着夏目,却见到那浅色眸子中清澈的光芒渐渐消散。

然后夏目缓缓合上了双眼,嘴角含笑,睡去了。

“我在,夏目”“你在啊,猫老师”

......

斑觉得,不论是妖还是人,都是在走一个圈。你从那头出发,无论走了多久,倒退亦或是前进,你终将回到起点。

而斑它活了这么多年中,无论是遇到夏目玲子,被人类封印,再次苏醒遇到夏目贵志。

都像是在画圈,兜兜转转,它仿佛又回到了起点。

独自一人的起点。

“夏目,我一直都在”

评论(14)
热度(35)
©左耳 | Powered by LOFTER